一杯好茶,需要靜心等待。

一杯好茶,需要靜心等待。

森林需要岁月成就生态植被,一半树荫,一半阳光,遮挡太阳的炙热,让古茶树置身自然状态下生长。

土地需要时光将飘落的枝叶,经年累月变成黑色的腐殖质,让原本贫瘠的土壤,累积一米厚的丰富营养。

茶树需要如山连绵的参天树冠,为它过滤飘来的灰尘,让您品尝的每口茶,都收获那嫩叶初生时的洁净。

山林更需要崎岖难行的山道,阻挡人类的贪心,尽可能的避免农药化肥的侵蚀,保持它本味的纯粹。

一杯好茶,需要静静等待。

等不及的是人为,等得及的才是自然。

善于等待的人,这杯好茶会如期而至。

一杯味道浓郁的好茶,需要原始的生长环境,需要丰富的营养,需要初生的纯净,还需要慢慢的等待,等待茶叶醇化。

茶农精心采摘、制作好的茶叶,还会经过半年甚至一年的自然存放。这样,饱经蹂躏的茶叶,才会在时间里逐渐恢复元气,慢慢吐露芬芳。之后再制成饼,才化为人们口中那一缕回味悠长的异香。

心急是商业,心静是传统。

善于等待的人,一杯好茶会如期而至。


等,

是一种对文化的尊重,是一种对自然的敬畏。

是一种对传统的坚守,是一种对口味的期待。



——没想过要做茶——

等,时间让它水到渠成


“没想过要做茶,是时间让它水到渠成。”这是茶友圈曾说过的一句话。

若不是做了『茶友圈』,和那些大师级茶人、知名设计师、文化从业者、企业家、制茶之人……结识,怎能喝到他们各自珍藏的私房好茶?在世人眼中,他们或许多是些不易企及的人物,但在海丰心中,更愿意将他们当做茶友。 

久而久之,海丰喝出一个道理:好茶,真的很难在市面上买到。就像林清玄说的那样:“凡是摆在店里卖的都是次好的茶,最上好的茶一般是不在店里卖的。”

那些有好茶的朋友,或研习茶道数十年,别具慧眼;或与茶人成为好友,能率先挑选茶人制作的好茶;或亲自到茶的原产区,才骤然明白,好茶原来是这般滋味……

冰岛、老班章、曼松、易武、老曼峨……渐渐地,海丰对普洱茶的偏爱显现出来。又渐渐地,和数位制茶人成为好友,时间无形中成就这味觉上的审美体系。


饶是如此,海丰也没想过要做茶。因为广告和营销出身,他了解茶叶市场的特殊性:每个中国人都喝过茶,但真懂茶的有多少?都说要好茶,碍于社交与礼品属性,又怎样兼顾?茶人夸这茶奇好,却不甘心将好茶卖给不懂茶的人……

更直白地说,茶叶市场其实分为两块:一块是给懂茶人喝的茶;一块是给不懂茶人喝的茶。前者受众有限,根本做不大;后者能做大,但多以“懂茶”的名义将尚可的茶叶卖给“不那么懂茶”的人,海丰不愿意“趟浑水”。


让他做出改变的,是一次寻茶之旅。2019年春,得益于茶人雨墨影响,海丰去了云南普洱茶的原产区——西双版纳勐海。一路行进,亲眼所见一些光秃秃的山上种满了小茶树,有时土层还能看到火烧过山的痕迹;原本一年一采、一年两采的规律,变成不间断采茶;原始的自然生长,有些竟变成化肥、农药、除草剂的打理;原本茶树与其他树木混生的自然生态,逐渐剩下孤单的茶树……

普洱茶的走红,看得到的商机,让许多茶农、茶商等不及了,只想一茬接一茬地向外输出茶叶。而真正坚守本心,真正制作好茶的茶人茶农,却因为不协同市场操作,反而逐渐被“落后”了,生存空间被急剧压缩。


这样的事实,让人久久说不出话。沉思良久,海丰决定,茶友圈』注册一个“谁³”品牌,给还在坚守本心,以自然、传统方式制茶的茶人茶农提供一个平台,把他们对茶叶的态度,对制茶工艺和传统的坚守,通过这个品牌传递出去。

茶人雨墨和茶友圈一拍即合,她可以发挥她在茶工艺上的优势,协助茶农精进普洱茶的制作工艺。茶农做好茶后,通过我们的平台,直接分享给读者,少了弯弯绕绕的中间环节,算是真心帮助这些淳朴的山寨村民,也是对用心制茶之人的慰藉。


就这样,让茶归于自然,那森林深处的古茶树们,依然能安静地生长着……

茶友圈、有敬畏之心的茶农,只是自然和茶客之间的一位位连接者……

 

我们希望用这漫长的等待,让你,我们的读者与朋友,感受这源于自然的呼吸——谁³茶 · 林隐,勐海密林,古树生普。

 

——森林深处——

等,数百年的岁月与累积

 

如果不是亲自到云南西双版纳走一遭,我们不会知道在名山名寨林立的勐海,还有一片尚未被外界打扰的古茶林,就长在一处偏僻的热带雨林里。

藏于密林,人烟稀少,这里保留着原始之物和干净纯粹的环境。这里不允许砍伐树木,即使是被大风刮倒的树也不允许运出去,而是留在原始森林慢慢腐化变成养料。

纯净的天然环境,孕育出各种平时难见到的树木花草。当地人说,不少蕨类植物,一旦用上化肥农药,便很难生长,至此消失……

从寨子出发,向森林深处行走,等到快精疲力竭时,才会看到一棵棵藏于密林深处的古茶树。连寨子里的老人也不知道,这些茶树究竟有多少年了,老人听上一辈的人说,这些茶树一直都是那么大,于茶树而言,时间真是一个谜。

遮天盖日的树木,挡住了烈日,干净的没有一丝尘埃。就这样,一半阳光,一半树荫,古茶树不紧不慢地生长着。

岁月变幻、斗转星移,森林的树叶、树枝常年积累,与泥土混合而成一层腐殖质,有的竟厚达一米以上,这黑如漆墨的土壤,该蕴含多少营养与能量啊!

迷雾朦胧,雨露调和,不沾染化肥、农药、除草剂一般其他地方的茶农为了让茶叶生长更快,都会修剪茶花。但在这片森林里,茶花却自由自在地盛开着。

从嫩嫩芽苗到嶙峋古树,数百年的成长和累积,凝结成一杯茶的浓郁滋味,等待着懂它的人。

闲时冲泡一壶,汤色明净,如初阳娇媚,美的惊魂。细啜一口,那是种渗透灵魂的感觉,似乎茶味中溢出的香气,隔两天还能从身上闻到,似隐似现。

因为茶叶自然存放了大半年才压制成饼,茶已去了燥火,少了新茶浓烈的生涩感,入口只觉清新素雅。且富有层次,回甘持久,如徐徐微风浸润满身。

茶间虽吾一人而已,胸中却纳万千寂静,如隐入幽幽深林,“与君初相识,犹如故人归”。


——岩换大叔制茶记——

等,春与秋的滋味恰到好处

 

单论自然环境和茶的先天物性,这些茶叶实属难得。可正因如此,也给茶农岩换一家开了个大玩笑,因为越原始可能就意味着产量越低、收入越少。

混生在高大乔木中,这些古茶树颇像是“小弟弟”,它虽深深扎根地底,更从腐殖质中汲取丰富营养,却也比其他地方的茶树接受的阳光更少,气温更低、生长更慢,产量更少。

这般被滋养的茶树,鲜叶的品质自是很好,但制作工艺的要求也更高。

曾有一段时间“当地人的制茶工艺达不到要求时,做出的茶叶不好喝,卖不出去”。所以,岩换误以为古茶树的鲜叶有问题,很少自己做茶。采购鲜叶的茶商,或压着价格,或未曾研究这古茶树的茶性。当地人也觉得到森林深处采茶是个苦差事,产量小工艺差还买不上价格,真不如每年种几亩甘蔗、大米,勉强糊口,闲时采些茶叶补贴家用。

茶人雨墨的到来,让岩换、甚至让寨子里的人,知道了这些古树茶有多好。岩换一家跟着雨墨学习制茶数年,慢慢掌握了普洱茶的传统制作工艺,一年一年,越做越好。

岩换认真对待每个制茶环节,萎凋、杀青、揉捻……只有将细节做到位,才对得起这数百年成就的天华地宝。

你知道吗?在云南的很多茶山,茶农们会压缩普洱茶的制茶时间,赶着做完这一批,再采摘下一批,几无中断。

但“林隐”一般一年只采一季,便是春茶。茶叶自然散放大半年,去燥后,压制成饼。偶尔年景特别好的时候,能得一点秋茶。比如,2019年就很幸运,采得一丢丢秋茶,我们视若珍宝。我们小心翼翼地,将秋茶茶叶自然散放一年有余,才压制成饼。至此,“林隐”才算真正走完一个制茶周期,耗时尤长。

虽然这茶叶来自深山老林,十分干净。但人工制茶,可能会出现一些“意外”。为了保持自始至终的洁净,“林隐”还会比其他生普多一道静电除尘的先进工艺……

在这里生,在这里长,岩换一家与森林、古茶树打了半辈子交道。等到真正做出一杯好茶,忽惊觉,那闭塞的世界被打开了。

因与『茶友圈』结识,越来越多茶客喜欢上“林隐”,他也越发珍惜这种感觉。他想让外界人知道,勐海还有一片尚没有被人类破坏的原始森林,还有一家人愿意用一年年的岁月,等待一杯茶的芬芳。

推荐阅读:

【科普】绿茶清爽解暑,体寒的茶友要注意!

走进杭州西湖茶叶市场 打开茶都世界窗

想让茉莉花茶好喝?全靠这项绝迹了!

每天三杯茶,唤醒身体里面的春天

信阳毛尖属于什么茶

2021年君山银针价格多少钱一斤?

菊花茶的加工工艺要点介绍?

秋冬季为什么要常喝菊花茶?有什么功效?

哪个牌子的桐乡胎菊最好?

杭白菊强身的功效与作用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